快遞進了村 貨物送上門(產經觀察)

2021-03-03 14:00:00 來源:黑龍江網絡廣播電視台 評論:0 查看數:0
[摘要]

冬季道路結冰,車輛難以通行。左上圖為快遞員阿達克騎馬給村民們送快遞。  高永科攝

833.6億件、300多億件,這是2020年郵政快遞業在全國、農村地區的業務量數據,農村地區業務量比重達36%。而2019年,這一佔比只有24%左右。可以説,農村市場正成為郵政快遞業新的“增長極”。

當前,快遞下鄉進村進展如何?各大快遞企業如何發力新“增長極”?快遞給農村地區帶來哪些改變?記者進行了調查採訪。

農村出現新變化

快遞進村,消費品下鄉有了落腳點、農產品上行通了“專快線”、就地就業機會也更多

“阿達克來了!騎着馬進村了!”

白哈巴村位於新疆阿勒泰地區哈巴河縣鐵熱克提鄉,阿達克進村是村民們最盼望的事情之一。

騎着馬的阿達克是送件的快遞小哥。進村時,他帶來了在外打工者寄回來的衣服、玩具,村民網購的商品;出村時,又捎上了當地的特產。一進一出,白哈巴村與外面的世界有了新的連接。

“從村裏到鄉里,有30多公里山路,從鄉里到縣裏,還有100多公里,以前上縣城取快遞得花一天時間呢。”白哈巴村村民傑恩斯古麗説,現在快遞直接送進村、送到家,真好!

國家郵政局數據顯示,2020年,我國基本實現快遞網點鄉鎮全覆蓋,直投到村比例超過50%。不斷下沉的快遞服務網絡,給農村地區帶來了新變化。

快遞進村,消費品下鄉有了落腳點。

“過去快遞不進村,村民只能進城取件,費時費力,網購一點也不方便。”談起以前的取快遞經歷,廣西東興市河洲村村民陳錦福眉頭緊鎖。

可自從快遞進了村,陳錦福的網購熱情一下子高了。“你看我這一身,全都是網上買的,家裏的東西也是。”陳錦福説,從小日化到大家電,從國產品牌到進口產品,便捷的快遞正悄悄改變農村居民的生活方式。

“快遞服務網絡的下沉,支撐信息流、金融流、商品流在農村‘三流合一’,極大地釋放了農村的消費潛力。”國家郵政局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劉江説。

快遞進村,農產品上行通了“專快線”。

饒河縣,位於黑龍江雙鴨山市東北部,是國家級東北黑蜂自然保護核心區。可物流不暢,好東西賣不出,村民們守着“金山”,腰包卻鼓不起來。

“村裏通了快遞,蜂蜜獨立包裝後在電商平台銷售,價格可達20元/斤。現在日子可美了!”養蜂專業户李淑英笑呵呵地説,以前自家的蜂蜜除了過路人買一點,只能以10元/斤左右的價格批量賣給縣裏的加工廠,有時產量高了,價格更低,甚至比白糖還便宜。

據測算,在饒河縣農村投遞一段,共有21户蜂農,產蜜約15萬斤,快遞進村後可增收120萬元。久負盛名的饒河黑蜂椴樹蜜藉助快遞的渠道,插上“翅膀”飛到了全國各地。

“2020年,農產品快遞業務量超過100億件,支撐農產品銷售額超過4000億元,同比增長30%,成為農產品上行的重要通道。”劉江説。

快遞進村,農村就地就業的機會也更多。

高飛是饒河縣一名“郵掌櫃”網店店長,村民們有啥特產,都可以寄在高飛的店裏賣。“優質大米、林下產品、烏蘇里江開江魚、赫哲族的民俗工藝品等,買家在網上下單,我當天就能用快遞發走,開網店有奔頭啊!”高飛喜滋滋地説。

2020年,全國共培育出60個業務量超千萬件的快遞服務現代農業金牌項目,總件量11.77億件,助農銷售總計655.18億元。僅郵政快遞業本身,2020年在農村地區新增的就業崗位就有15萬個。

面臨問題待破解

郵快合作、快快合作,多種合作模式各顯其能

時下,快遞進村好處多,卻還有點難。

踏雪騎馬送快件,看起來帥氣,可其中的艱辛只有阿達克自己清楚。“從鐵熱克提鄉到白哈巴村的30多公里山路,一進入冬季就變成冰雪山路,只能騎馬。”阿達克説,30多公里冰雪山路得花3個多小時,一趟跋涉下來,手腳早已凍得發麻。

阿達克的經歷並非個案,業務量不足、配送路線長、交通運輸條件較差是快遞進村面臨的共同難題。

劉江分析,一方面,農村地區業務量較少,盈利能力不強,導致快遞企業在鄉村設點動力不足。另一方面,分散的人口、較長的路線、較高的運營成本又造成快遞進村派送頻率低,一定程度上制約了農村地區業務量的增長。

作為全國快遞進村試點城市,廣西防城港市將郵快合作作為突破點之一。“我們積極拓展郵政企業現有農村服務平台的功能,如鄉鎮郵政普遍服務營業場所、郵樂購站點、村級郵政服務站點等,以協議合作方式,開展農村快件代收代投服務。”廣西郵政管理局有關負責人介紹。

這種政府指導下的郵快合作模式已被推廣到廣西全區。截至目前,廣西郵政企業共與13個快遞品牌簽訂郵快合作協議,郵快合作範圍覆蓋13市32縣(區)116個鄉鎮,處理量近245萬件。

饒河縣選擇的也是郵快合作模式。郵政企業向快遞企業開放過去獨自經營的農村投遞網絡,快遞企業寄往農村的快件到達縣城後,由郵政企業集中派送至村屯的服務站點。多家參與郵快合作的民營快遞企業負責人直言,通過郵快合作實現快遞進村,企業業務量增加了30%以上,卻節省了1/4的車輛、20%的人員,可謂便民利企。

國家郵政局數據顯示,通過推進郵快合作,2020年,黑龍江、四川、西藏、甘肅和青海5個試點省份的快遞進村覆蓋率提升了36個百分點,全國6.2萬個建制村藉助合作實現快遞進村。

在湖北襄陽市南漳縣,這裏的快遞企業選擇“抱團進村”,即快快合作。

在自動化分揀線的轟鳴聲中,菜鳥網絡共配項目有關負責人王偉感慨萬千。誰能想到,這是一個整合了中通、申通、圓通、韻達、百世5家快遞企業的分撥中心,設備、場地、人員、經營、財務全部合併,所有的快遞包裹在這裏進行統一的分揀、操作。

“以前,大夥兒也提過共配,就是簡單找一些代理點,來派發鄉鎮地區的快遞包裹。可隨着農村地區包裹量的增長,這種簡單的共配模式效率較低,無法滿足消費者的需求。”王偉説。

在此背景下,快遞企業探索成立合資公司,建立以縣域快遞共配中心和鄉鎮共配網點為依託的農村共配網絡。“在此過程中,菜鳥網絡提供技術支持,實現快遞企業操作系統統一化,讓各大企業的包裹可以在一套信息系統上流轉處理,提高快遞處理效率,保證快遞時效。”王偉説。

多措並舉促“進村”

今年年底東部地區有望基本實現快遞服務直投到村

經過近年來的發展,快遞進村成效顯著,但無論是郵快還是快快合作模式,在落地、推廣過程中,仍存在不少難點、堵點。調查採訪中,不少受訪企業表示,派費如何分配是最難的問題。

以加盟制企業為例,網點每攬收一件快件提成在1.5元至2元,每派送一件快件,總部補貼1元左右的派費。但實際工作中,派送快件的成本遠遠高於1元,特別是在鄉鎮地區,由於快遞員需要派送的範圍更廣、效率更低,成本則更高,因此不少網點都是“以收養派”。

“在沿海發達地區,鄉鎮電商經濟活躍,收派比能達到5∶1至10∶1,遠優於1∶1的收派平衡線,但在廣西等中西部省份,平均收派比約為1∶15,部分鄉鎮甚至超過1∶30,一些網點往往經營即虧損,陷入歇業或轉讓狀態。”廣西郵政管理局有關負責人説。

在此背景下,在中西部地區,採用快快合作模式,各大快遞企業總部對合資企業的派費如何發放,採用郵快合作模式,快遞企業如何給郵政企業付費等,都成為關注的焦點。

“從具體實踐看,由政府部門牽頭,組織雙方進行協商是較好的方式,有利於雙方凝聚共識,推進快遞進村。”劉江説。

交快合作模式也受到專家推薦。劉江表示,如果快遞企業能利用公交車、客車和貨車搭載快件,充分利用現有的交通運輸資源共同運輸,將有效降低快遞進村的運輸成本。

此外,由於農村地區攬收的快件以農產品為主,不少是水果、蔬菜等產品,具有時效要求高、不能重壓、體積大等特點,對寄遞基礎設施要求較高。

“目前,鄉鎮、農村普遍缺乏冷鏈基礎設施,農產品採收後,不能及時進行存儲,農產品上行貨損仍比較大。”廣西郵政管理局有關負責人建議,有關部門可出台相應的政策,支持農村寄遞、物流基礎設施建設,加大力度補短板,增強農村快遞網點的盈利能力。

國家郵政局明確提出,繼續深入推進“快遞進村”,力爭到2021年底,東部地區基本實現快遞服務直投到村,中、西部地區建制村快遞服務通達率分別達80%和60%。

(責任編輯:王威)
分享:

評論

文明上網理性發言
0條評論)
最新評論
    相關閲讀

    大先生説車

    03月03日 12:03

    評論(0

    房產經

    03月03日 11:03

    評論(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