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年間,這條大江煥發新顏

2021-01-05 13:28:08 來源:新華社 評論:0 查看數:0
[摘要]

點擊查看視頻

2016年1月,2018年4月,2020年11月;

上游重慶,中游武漢,下游南京。

5年間,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三次座談會,為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謀篇佈局,為中華民族永續發展探索生態優先、綠色發展之路。

5年間,沿江11省市推進生態環境整治,促進經濟社會發展全面綠色轉型,力度之大、規模之廣、影響之深,前所未有;長江經濟帶生態環境保護髮生轉折性變化,經濟社會發展取得歷史性成就,中華民族母親河生機盎然。

執法船隊在重慶江北嘴執法船舶碼頭整裝待發(2020年12月31日攝)。當日,長江流域重點水域“十年禁漁”全面啓動活動(重慶分會場)在重慶江北嘴執法船舶碼頭舉行。新華社記者 唐奕 攝

一個關係國家發展全局的重大戰略

通過!

2020年12月26日,歷經三次審議,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四次會議表決通過長江保護法。

“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寫入法律。我國首部流域法律的出台施行,為保護母親河構建硬約束機制。

幾天後,2021年1月1日零時,長江流域重點水域10年禁漁全面啓動。

為全局計、為子孫謀。重點水域179693名漁民全部退捕上岸,長江禁捕退捕攻堅戰、持久戰全面打響。

歷經5年發展,圍繞中華民族母親河,一場更為深刻的變革已經開啓。

時間回到5年前。

2016年1月5日,重慶。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召開。

“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必須從中華民族長遠利益考慮,走生態優先、綠色發展之路”,習近平總書記強調。

站在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全局高度,以對子孫後代負責的歷史擔當,習近平總書記親自謀劃、親自部署、親自推動長江經濟帶高質量發展。

2016年以來,他先後來到長江上游、中游、下游,三次召開座談會,從“推動”到“深入推動”,再到“全面推動”,為長江經濟帶發展把脈定向。

2018年4月26日,武漢。深入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召開。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新形勢下,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關鍵是要正確把握整體推進和重點突破、生態環境保護和經濟發展、總體謀劃和久久為功、破除舊動能和培育新動能、自身發展和協同發展等關係”……

2020年11月14日,南京。全面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召開。

“堅定不移貫徹新發展理念,推動長江經濟帶高質量發展”,習近平總書記為新發展階段的長江經濟帶發展指明方向。

5年來,在發展中保護、在保護中發展。一場場生態保護攻堅戰接連打響,沿江省市發展理念深刻嬗變。

遊客在重慶廣陽島一期生態修復綜合示範片區遊玩(2020年10月18日攝)。新華社記者 黃偉 攝

長江上游最大江心島重慶廣陽島,曾經的房地產開發被叫停。如今生態修復和環境整治超過300萬平方米,入選長江經濟帶第一批綠色發展示範區。

這是2018年4月30日拍攝的湖北宜昌田田化工有限責任公司拆除現場(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肖藝九 攝

長江中游湖北段,冒着黑煙的煙囱消失,採砂船、漁船難覓蹤跡,很多岸線披上“綠裝”。

長江下游江蘇段,藻江河入江口旁,曾經的化工廠已拆除。為破解“化工圍江”難題,常州市沿江1公里內31家化工生產企業全部簽約關停。

鐵腕治理,不留死角;綠色發展,不遺餘力。

“砸籠換綠”“騰籠換鳥”“開籠引鳳”……2020年前三季度,沿江11省市地區生產總值佔全國的46.6%,佔比繼續提高。

5年實踐證明,生態保護和經濟發展不是矛盾對立,而是辯證統一。共抓大保護不但沒有影響沿江省市發展速度,還有力提升了長江經濟帶對全國高質量發展的支撐帶動作用。

這是2020年11月13日拍攝的臨江而立的江蘇南通狼山景色(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季春鵬 攝

一番生態環境保護的轉折性變化

100多年前,實業家張謇對家鄉江蘇南通五山地區的願景是“花園及風景區”。但多年粗放發展,這片處於長江入海口的區域一度密佈碼頭工廠,“濱江不見江,近水不親水”。

時光流轉,張謇的夢想終成現實。2016年以來,經過關停並轉、生態修復,這裏正蜕變為市民們引以為豪的生態綠色廊道。

從“生產鏽帶”到“生態繡帶”,5年間,一個個美麗蜕變,在長江沿線競相上演。

蜕變背後,是狠抓生態環境突出問題,動真碰硬,持續攻堅。

2020年12月16日,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領導小組辦公室召開全體會議,向沿江省市移交2020年新披露的169個生態環境突出問題。

2018年以來,相關部門連續3年以暗訪形式拍攝長江經濟帶生態環境警示片,發現問題,推進整改。截至2020年底,2018年披露的163個問題完成整改153個,2019年披露的152個問題完成整改128個。沿江省市自查整改問題4137個。

長江鎮江段,由於其豚類保護區獨特的地理位置,成為唯一一個沒有被開闢為長江主航道的長江干流保護區。

2018年,暗訪發現鎮江市長江豚類省級自然保護區違規建設影視實景園,違規開墾農業種植和漁業養殖……

問題披露後,當地第一時間成立工作專班,迅速拆除影視基地,退出農業生產、水產養殖活動……目前,區域植被覆蓋率顯著增加,保護區內江豚頻現,7000多畝江灘濕地再現自然風貌。

問題整改是關鍵抓手,生態修復及污染治理則是長遠之策。

沿江城鎮污水垃圾處理、化工污染治理、農業面源污染治理、船舶污染治理和尾礦庫污染治理……立足治本,一場場戰役接連打響——

長江干流沿線城市、縣城集中式污水垃圾處理設施基本實現全覆蓋;累計搬改關轉化工企業8091家;畜禽糞污綜合利用率提高到75%以上;長江干流沿線碼頭實現船舶垃圾設施全覆蓋,需治理的1641座尾礦庫,已完成治理1431座……

還江於民,着力推進長江岸線清理整治——

長江干線1361座非法碼頭徹底整改,騰退岸線158公里,拆除各類建築物約234萬平方米,對整治後的1213萬平方米長江岸線進行復綠……

統籌上下游、左右岸、干支流,開展系統性保護修復——

堅持山水林田湖草綜合治理,加強濕地保護修復,實施瀕危物種拯救行動計劃……

2020年前11個月,長江經濟帶水質優良斷面比例為86.6%,較2016年提高13.3個百分點;劣Ⅴ類水質比例為0.4%,較2016年下降2.9個百分點。

江豚在湖北省宜昌市西陵區鎮江閣外沿長江水域逐浪嬉戲(2020年8月3日攝)。新華社發(雷勇 攝)

安徽馬鞍山、銅陵,湖北武漢,江蘇南京、揚州、南通、無錫……昔日幾近絕跡的江豚,近年頻頻現身。

有“微笑天使”之稱的長江江豚,是長江生態鏈的旗艦物種。銅陵淡水豚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科研室主任張西斌説,江豚數量增加,反映長江水生態環境明顯好轉。“隨着長江禁漁全面落地,江豚可捕食的魚類資源更豐富了。”

一名工作人員在重慶市南岸區雞冠石污水處理廠出水口比較污水和出水的不同水質(2018年7月28日攝)。重慶市南岸區雞冠石污水處理廠位於長江南岸,在保護長江環境中扮演着重要角色。新華社記者 金立旺 攝

一場體制機制的深刻變革

重慶市永川區和江津區交界處的茨壩村,長江一級支流臨江河碧波盪漾。很難想象,3年前這裏曾是劣Ⅴ類水質的黑臭水體。

臨江河發源於永川區,在江津區匯入長江。“茨壩監測斷面水質穩定達到Ⅲ類。2019年我們獲得江津區生態補償金878.3萬元。”永川區生態環境局副局長楊璐螢説。

2018年,按照“誰污染、誰補償,誰保護、誰受益”的原則,重慶市對19條跨區縣河流實施流域橫向生態補償機制。跨區縣河流從“各自管”變成“一家管”,上下游深度合作治污。

這是上海吳淞炮台灣國家濕地公園一角(2017年2月26日攝,無人機照片),這裏曾經是鋼渣回填灘和鐵砂採砂場。新華社發(裴鑫 攝)

一系列制度設計向“深水區”發力,構築沿江省市協同共抓大保護良性格局——

建立“負面清單指南+沿江11省市實施細則”的負面清單管理體系;實現長江經濟帶斷面水質統一監測、統一發布、按月評價、按季預警;相關省份加快建立省際和省內橫向生態補償機制;長江上中下游分別建立區域性協商合作機制……

以區域協調經略廣袤腹地和廣闊沿海,打造以城市羣為主要支撐的新動力源——

2020年10月16日,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審議《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規劃綱要》。

作為2020線上中國國際智能產業博覽會系列活動之一,百度與金龍客車聯合研發的L4級自動駕駛中巴在重慶市永川區首發(2020年9月17日攝)。新華社記者 王全超 攝

唱好“雙城記”,成渝兩地迸發前所未有的合作活力。2020年9月,百度“西部自動駕駛開放測試基地”在重慶市永川區投用。該項目負責人熊祖品説,基地計劃與成渝的車企合作,開發智能公交和自動駕駛物流車、環衞車等業務,帶動智能網聯、自動駕駛等產業集聚。

長三角一體化“龍頭”騰飛,長江中游城市羣“龍身”支撐,成渝雙城經濟圈“龍尾”舞動,三大城市羣集聚程度和承載能力顯著提升,成為支撐長江經濟帶發展的主要動力源。

這是在湖南洞庭湖麋鹿和鳥類救護避難所拍攝的被救助的麋鹿“犇犇”(右)和一隻小麋鹿(2018年5月23日攝)。新華社記者 李尕 攝

一條高質量發展的寬闊大道

人口規模和經濟總量均佔全國“半壁江山”,長江經濟帶將在踐行新發展理念、構建新發展格局、推動高質量發展中發揮重要作用。

這裏是生態優先綠色發展主戰場——

這是2020年5月18日拍攝的經過生態修復後景色迷人的重慶縉雲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黛湖(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劉潺 攝

縉雲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是重慶主城區天然生態屏障。2018年6月起,重慶市開展保護區環境整治,累計拆除各類建(構)築物50多萬平方米,修復綠地30多萬平方米。

重慶市規劃和自然資源局生態修復處處長李萍介紹,重慶正大力開展國土綠化提升、礦山綜合治理、生物多樣性保護等七大類生態修復工程,加快建設“山水之城、美麗之地”。

從生態系統整體性和流域系統性出發,追根溯源、系統治療……長江經濟帶紮實推進生態環境系統保護修復,構建綜合治理新體系。

這裏是暢通國內國際雙循環主動脈——

中歐班列(成渝)號首列班車從重慶團結村站發出(2021年1月1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唐奕 攝

2021年1月1日上午10時,相距280公里的成都國際鐵路港和重慶國際物流樞紐園區,汽笛聲同時響起。首列中歐班列(成渝)號列車啓程。從此,成渝兩地開行的中歐班列全部冠以“成渝”名號,再不分彼此。

三大城市羣協同發力、沿江省市聯動發展、長江經濟帶聯通“一帶一路”……江海相連,激盪澎湃,匯入世界經濟大潮。

這裏是引領經濟高質量發展主力軍——

一季度遭受重創,二季度單季打平,三季度當季轉正……在遭受新冠肺炎疫情衝擊後,武漢經濟加快復甦,前三季度地方GDP進入全國城市前十。

疫後重振的武漢,展示着長江經濟帶中部大市的韌性和活力。

創新驅動發展,產業基礎高級化和產業鏈現代化持續提升……生機勃勃的長江經濟帶,正崛起為高質量發展的主力軍。

踏上新徵程,在新發展理念指引下,保持歷史耐心和戰略定力,一張藍圖繪到底,一茬接着一茬幹,中華民族母親河將永葆生機活力,讓一江清水綿延後世、惠澤人民。

(責任編輯:石鐵)
分享:

評論

文明上網理性發言
0條評論)
最新評論